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守望黎明号 > 第五十七章 邪道杀劫 中四

第五十七章 邪道杀劫 中四(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守望黎明号更新最快!

陆远拔剑。

任务完成,明镜剑界也跟着轰然破碎。自从法宝“透雾分光镜”被苦行头陀打碎之后,他一直未能找到替代的镜鉴类法宝,如今明镜剑界只是虚有其表。

如果四个老怪齐齐爆发,他的精神世界恐怕又要像上次那样被直接打碎!不过陆远冒险将四个不弱于自己的邪道巨擘装进精神世界,就是欺负他们短时间内无法搞懂领域和天心意识的原理。须知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面对不懂的东西,四个老怪反而不会贸然出手,这才被陆远成功玩弄。

既然侥幸偷鸡成功,自然就要赶快逃跑。

当“世界坍塌”,面对碎裂的镜界与真实世界的景象交相错乱、真假难辨之机,红发老祖与毒龙师兄弟还是谨慎的选择了严守门户。而自白骨神君斗篷阴影中钻出的第二个“圆竖和尚”,趁机身形拉伸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开始就遁走的那一个“圆竖和尚”追去。

红发老祖忽然想起,自己刚刚还被前一个圆竖和尚抢了法宝“百毒烟岚连珠飞弩”!顿时胸中气不打一处来。何况圆竖的无形飞剑虽然最后放过了重创他的机会,但被偷袭受伤,他堂堂一个地仙同样觉得失了脸面。

所以一看圆竖和尚飞遁,红发老祖怒哼一声。也不见身体动作,不过是意念一动,悬在他周围的一柄天魔化血神刀便化作赤色流光,向着圆竖的背影杀去!须臾跟圆竖的背影一同消逝。

“老祖,你莫不是将他斩杀了罢?!”毒龙尊者急急问道,他这也是没话找话,打着趁机与红发老祖缓和关系的意思。刚刚史南溪提醒白骨神君的那声呼喊,他可是真真切切的听在耳朵里一想到自家师弟八成与外人私下勾结,那么针对的人是谁?怎么可能心中没有隔阂!此刻看着红发老祖反而亲切一些。

“哼!老祖我自有分寸,管教他受尽折磨却生死不能!”红发老祖傲然说道!

可是转眼间,三分钟、五分钟、一刻钟、两刻钟过去……无论红发老祖如何催动,飞走的天魔化血神刀一去不复还!过了一会儿。甚至红发与法宝的精神联系都被切断了!红发老祖的脸气得憋成酱紫,毒龙尊者忍着笑将头转向别处尼玛,圆竖你属狗的啊!我踏马拿什么打你都有去无回!下次见到,老子八把刀砍死你丫的!

半个时辰之内发生的事。来回翻转、惊心动魄!剩下的三个老魔如今回想起来,犹觉得心襟摇动。红发老祖虽然一生经历众多,但如今日般凶险的境况还是首次。如今时过境迁,几个人难免齐齐想起一个疑问为何圆竖和尚第一个要杀的是白骨神君?

红发老祖、毒龙尊者与史南溪三人心头电转的思索,都在心中得出某些结论如果按常理去推断。自然红发老祖和毒龙尊者才是最有威胁的两大巨擘才对。

但是仔细琢磨的话会发现,红发老祖亦正亦邪。虽然他炼制的宝物多是各种邪门恶毒的法宝,可红发自身的修行法门,却与正道相差仿佛。这也是为什么白谷逸等正道人士,愿意与红发结交的根由。所以红发老祖的手段,其实有迹可循;而毒龙尊者出身魔教,手段同样诡异莫测。但他曾是玉清大师的师兄……估计那些手段,圆竖和尚门清得很。

只有白骨神君,他的各种驱鬼御魂的手段更加诡异莫测、防不胜防!而且白骨神君还有白骨定心镜这等可以追踪灵魂的法宝,更能控制漫山遍野的阴魂进行大范围搜索红发与毒龙暗自颔首。这么想来,白骨神君果然第一个该杀!

(史南溪:你们是不是忘了谁?)

况且圆竖不仅仅杀了白骨神君,他还诱使毒龙尊者向红发老祖出手,更曝光了白骨神君与史南溪私下勾连的阴私从今往后,这三个人彻底貌合神离,再难彼此信任……

想到这儿,毒龙、红发与史南溪互相对视了一眼,又齐齐看向白骨神君留下的那堆灰烬,心下切切然!想着自己需要倒过来推导许久,才能想明白圆竖和尚的布局。

“这谪仙罗汉算无遗策。果然仙人手段!”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算是真正的承认了陆远“谪仙罗汉”的身份,哪怕在心中也不敢再蔑称他为“圆竖和尚”。

其实一切都是他们自己想多了……

陆远杀白骨神君,是因为他只能杀白骨神君突袭暗杀的首要宗旨。便是暴起杀之,一击远遁!

而老陆,其实根本没能力杀红发、毒龙,甚至史南溪!不要忘了,他才是练气初阶的一个小小的练气士而已。

修仙到了几个老魔这种结出元婴的阶段,所谓的伤害已经不再致命。陆远当时偷袭红发老祖时。就算无形剑穿透他的心脏,也杀不死红发老祖。想要彻底灭杀一个大修行者,削除道行的阶段必不可少!怎么削除?一个办法是双方的灵力对撞抵消,灵力深厚精纯者占便宜;另一个就是用厉害的法宝磨除,离合五云圭杀苦行用的就是这个办法。

陆远没有深厚的灵力,离合五云圭又暂时不能曝光。他之所以能秒杀白骨神君,靠的是第三种办法属性克制!南明离火剑作为佛门第一飞剑,对炼魂夺魄为核心功法的白骨神君简直克制到极点,好比专杀武器一般。因此全仗着南明蕴含的佛光,陆远才能将白骨神君一击毙命,甚至连尸骨魂魄都一齐净化。

还好老陆有个本事,就是他明明已经出尽浑身解数,却还能做得挥洒如意、举重若轻,给人的感觉是他还有无数底牌没掀出来似的。用于装逼和恐吓敌人,至少加二十分。

藏边青巴寒山寺。

一盏油灯搁在寒山寺大殿的供桌上,勉强照亮四五尺见方的空间。中年和尚随意的盘座其下,闭着双眼呢喃咏经。他背靠着倒在地上的佛祖泥像,姿态从容,毫无半点对我佛的恭谨之意。

寒山寺的大门如今已被无数巨大的石头堵上,杜绝了附近的藏民前来窥探。而那座无人能够搬动的数万斤重的大铁钟,居然被和尚从钟楼上摘了下来。如今正挂在大殿的房梁正中!幽暗的钟表面花纹,在飘摇的灯光照射下,宛若活物。

就在长夜将近,眼看着一夜又要过去的时候。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响。大殿的屋顶瓦面被砸出一个窟窿。一个人夹杂着大片的灰尘碎瓦,狠狠的摔在了供桌旁边。和尚自顾自的念经,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喂!我说降龙和尚,你好歹接我一下啊!”摔下来那人,明明跌得那么狠。却还能中气十足的抱怨,看来并没什么大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阿弥陀佛,是老衲的错,陆远你没事便好。”没想到那个中年和尚长得像个困顿的老农,居然有“降龙”这么威风的名字。见到陆远说话,他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连皱纹都张开了几分。不过这时候,天空又有大片的呼啸声响起,直奔着青巴寒山寺而来。显然有无数御剑者正在靠近。

降龙和尚说道,“稍后再叙,待我先阻一下追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勾魂儿 重生之大娱乐帝国 仙侠世界 极品美女校长 索马里大领主 大道凌天 我捉鬼的那些年 长安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