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不死战神 > 611章 死伤惨重

611章 死伤惨重(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不死战神更新最快!

611章死伤惨重

“如果再迟疑片刻,我们可能就出不来了!”黄曦收敛了俏脸上的轻佻,她一路走来,都是很不容易,但从未如此心寒过,因为之前嗅到了死亡的威胁。

“天阵才开始勾动,倘若演绎到一定程度,连点燃神火的生灵,都可能要被困杀,我等算是有些侥幸了!”高贵冷艳的黄玄燕,也是有些心悸的低语。

随后,她们都将目光投向了沈辰,此前若非这个家伙狂暴开道,恐怕所有人都要出不来了,那种手笔,同样令人心惊,而今进入九界的生灵,能做到的恐怕寥寥无几!

尽管失去ziyou后心里愤懑,但连她们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确实很奇葩,难怪敢跟那么多的至尊生灵、神子结仇!

沈辰将风神鼎内的人,悉数放了出来,放眼一扫,看到已经稀稀落落,有些冷清的周围,忍不住叹气。

黄曦和黄玄燕,也是有些黯然沉默,原本从瀑布离开的时候,这批人马得有将近七八十人,但眼下,却是死伤惨重,仅剩屈指可数的十几人了。

它们这一族的同伴,变故刚一出现,瞬间已经折损了一大半,好些熟悉的面孔,都埋葬在了那条可怕的峡谷中,而今恐怕已是尸骨无存!

火灵族的原本有八个人,可在此前突如其来的厄难中,五名年轻天骄,相继遭劫,无一幸免。

此刻焰赤和焰娇,都是有些眼眶红红,那是它们最亲密的同伴,但而今却陨落在了眼皮底下,他们无力改变什么。

当时那些荒灵神出鬼没,而且手段可怕残忍,几乎招招要命,有天阵相助,它们就像是在收割人命。

轩辕鲤、轩辕婷兄妹两,还有轩辕族那位老祖,同样满心悲戚,因为也是死了不少族人。

“走。”沈辰低吟道,心头有些不舒服。

这正是当初他不敢将皇庭众将召集到身边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九片战域内,到处都是危机四伏。

很多时候,哪怕是他都自顾无暇,照顾不了太多的人,像先前那种可怕杀局,来再多的人,也只是徒增伤悲而已。

接下来,黄曦和黄玄燕两边的人,明显少了一些争吵,经历过死里逃生的厄难后,都安分了很多。

一ri后的夜晚,姬逸风带着他的人,悄然赶来了,见到沈辰后,颇为激动。

当初分离的时候,姬逸风一共带着十三个人单独上路,一路走来,虽然尽可能的隐匿踪迹,还是遇上了不少麻烦,死伤过半,只有包括姬逸风在内的六个人,还活着。

沈辰早已心理准备,只是无奈一叹,此前轩辕鲤他们那批人,其实就是两只队伍合并起来的,因为更早的时候,其中一支队伍的人,几乎陨落殆尽,剩下三四人,只能跟轩辕鲤他们走在一起,相互扶持。

这些还只是缩影,可以想象,当前皇庭整天损失有多么惨重,皇庭来的生灵非常之多,但与之对应的,也是要承受可怕的损失。

万幸的是,这条残酷的路,活下来的人,都是收获巨大,就像是大浪淘沙,到了最后,便会剩下那些发光的金子。

沈辰没有去提那些伤感的事儿,他听姬逸风大致说了一些此前的遭遇后,冷然点头:“一尊老兽王么……ri后若是撞见,定然斩它!”

原本姬逸风他们这队人,处处小心,接连好些天,都没有人折损,可在一次机缘争夺中,却是被一尊兽神殿的老兽王针对,死伤惨重。

那尊九头蛇洞悉了姬逸风等人的身份,想要将他们擒下,追查神体的下落,后来姬逸风等人仗着此前天璇仙子给手段,才侥幸逃过了一劫,没有全部葬送在那老家伙手中。

通过姬逸风之口,沈辰也是已然知晓,而今兽神殿的那位兽皇,正在派它麾下的部众,四处寻觅身体的下落,更是声称要神体亲自去进见。

“公子,要当心点儿,那尊兽皇据说身负天兽神魂,统领万兽部族,出世后便获得了无数难以想象的传承,可能不在那只上古朱雀凤月之下!”黄曦低声提醒道。

“非但如此,据说当世的兽神殿,为了它们这位新的皇者,掏空以往积淀的所有家底,将那些封印的可怕幼崽,全部解封,而今兽皇麾下,已经成长起来了数支惊世骇俗的强大兽团!”

“此外,据说那位兽皇坐下,更是有着一支精英荟萃的王兽大军,连神族的巨头,都不敢小觑,已经将这位后生小辈,视为了可以博弈天地的对手之一!”

黄珠等几名老妪,也是纷纷出言,如今她们已是上了贼船,没有任何回头路。

如果这个年轻人败了,她们的下场,也是会极其凄惨,故而也只能倾尽全力,助他成就万古霸业!

“也有一说,那尊兽皇便是一只天兽,能耐直逼万兽始祖,是天生的皇者!”姬逸风认真道。

此前一尊老兽王,就让他们吃尽苦头,险些全军覆没,而今以往兽神殿内的所有老兽王、老怪物,皆是对新的年轻兽皇,俯首称臣,唯命是从,可以想象那位新的兽皇,究竟可怕到了何等地步!

“嗯,兽神殿的百兽狂化,我此前已经领教过。”沈辰点头,上次在第一域诛杀赤炎兽那些生灵后,他便对这一脉不朽传承,尤为的忌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 先婚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