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不死战神 > 385章 无尽神威

385章 无尽神威(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不死战神更新最快!

385章无尽神威

此战已经退无可退,他们身后,皆是押注着足以让族群伤筋动骨的“彩头”,一旦落败,那种打击,绝不会比方才的浩光殿,好受多少。

宾客席那边,看到这一幕,各族强者、天才紧绷的神经,终于是微微舒缓了一些,刚才的那轮交锋,几乎让他们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万幸的是,战场上那些家伙,没有再冥顽不灵,选择了联袂迎战这个不世大敌。

能够站在那里的,此刻皆是各族数一数二的绝顶人物,聚在一起,就连老牌强者,都能镇杀,天罗族既然给了他们这个转空子的机会,各族自然不会扭捏。

因为,这种输赢,关系太大了,无论是丢掉一件真灵法器,一百斤神料,都足以让宗门中的高层,肉痛很长时间,但而今,那是一大堆底蕴,拱手让人,老祖级别的人物都受不了。

不过,来自天凤神山的金逸,依旧没有出手,它冷傲的立于贵宾席前方,漠视着那里的大战,不愿与一群蝼蚁生灵同台而战。

因为它在金乌族中的身份,非同一般,而且哪怕是那小子刚才表现惊人,它也是有着战而胜之的自信。

荒古以来,混沌仙灵的后裔,何曾惧怕过任何存在?

贵宾席上,老金乌嘴巴微微蠕动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把话咽回去了。

此子在金乌一族中,无上天资仅仅逊色于它的哥哥金鳞,后者而今已经是远胜于他的神族存在,这金逸素来以追赶它的哥哥作为目标,无论如何,也不能将眼界放在寻常生灵身上。

事实上,它也有着这样的能耐,否则族中的某些老祖宗,也不会将此等大任,交予它……

“轰!”

恢宏的战场上,大战已经爆发。

这一次,没有哪一族的绝顶天骄,还敢大意,皆是目光凝重到了极点。

如此围攻同辈中人,而对方还不是来自于那些不朽传承的至强先天生灵,这种事情,说出去无疑很丢脸。

但眼下已经只能舔着脸如此了,他们输不起,也不敢输,哪怕是以这种不光彩的手段取胜,也必须将这小子拿下。

二十几个各族天骄,各据一方,很有默契的,形成了合围之势。

此等杀局,哪怕是一尊宗老前来,都必将陨落,放眼天地万族,真的找不出多少年轻后辈,能有如此胆识承受。

“战!”

来自于萧族的萧巍,最先动了,他祭出一枚古朴石锁,凌空飘去。

那枚石锁湛湛发光,突然分成两半,以合璧之势,并拢的瞬间,大片浓稠的光华垂下,化出了一片恐怖的域场。

顷刻间,那里符号流转,众人的视界,竟然出现了弯曲,那里有着大片战场阵纹亮起,青石地面,却依旧在寸寸裂开,阵纹不断被磨灭。

“八转乾坤锁!”有大人物惊诧。

那是一件真灵法器,强大无匹,而且还是法器中的禁忌之物乾坤锁!

此物出现,无疑是要给杀局zhongyāng的沈辰,制造一个大麻烦,那是一种恐怖绝伦的束缚,哪怕是一名凝罡境巅峰的修士,立身其中,多半都要瞬间化为血雾。

沈辰确实感受到了强大的束缚之力,这件真灵法器很了得,足够让他重视。

此物他原本不打算轻易拿出来,因为这种至强者锻炼的真灵法器,对于他这个修为层次的修士而言,消耗太大了,一旦祭出,就必须全力催动。

不过眼下,情况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不再是一个人与这小子对垒,纵使专心催动八转乾坤锁,也无需担心没有人来对付那个大敌。

“砰!”

果然,四周的那些绝顶天才,皆是很聪明,瞬间便是意会到了他的意图,当即趁着乾坤锁展露束缚神威,心照不宣的同时出手,二十几件重宝纷纷祭出,攻伐了出去。

“哼!”

沈辰无惧,哼了一声,随后手腕翻动,一座燃烧着炽焰的九层宝塔浮现,塔底斜着朝下,迎上了数十件重宝。

战场上,两尊太古神禽的虚影浮现,上演鸾凤和鸣的恐怖一幕,那枚悬挂在高空的乾坤锁,嗡嗡震颤,已然有些不稳。

“轰”

下一霎,九层炽焰宝塔底部开口中,轰然喷薄出赤红的流光。

犹如一座荒古巨型火山,在狂怒喷涌,滔天的赤红流光,就像是苍穹被捅破了一个大窟窿,爆涌出一股毁灭天地的神流。

二十几件重宝携带强大杀伐威能而来,然而,在那股赤红神流的冲击下,绝大部分,当场爆碎,化为了飞灰。

哪怕是最为强大那几件,也是被流光冲飞了,寸寸龟裂。

二十几件重宝,被那些各族天骄祭出,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没有哪一件建功,非但如此,更是损失惨重,没有哪怕一件完好无损。

“这……”

各族天骄面露惊悚,刚才那一击,不说是合力绝杀,也差不多了,然而结果却是如此残酷,那少年仅仅是一记神通,便将他们的大批宝贝磨灭。

“那就是完整的《鸾凤塔》么……”贵宾席上,小青鸾清风,露出震颤之色。

它出生后,除了修炼本族的原始神术,同样也是修习了《鸾凤塔》,刚才那种毁天灭地的神威,它自问,差点太远了,自己能够动用的威能,远不及万分之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墨守成妻 网游之诡影盗贼 绝世神皇 大妖孙悟空 校园全能高手 我的女友很奇怪 无限之法神 先婚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