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最强穿越者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少年的求助

第二百六十一章 少年的求助(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最强穿越者更新最快!

“将军,为什么要选择他?”金发碧眼的美女一脸愤愤不平的看着消失在走廊的王汉朝。

“事实上,我们没有选择。”将军停顿了一下道:“根据最新情报显示,hh0实验成果已经成型,一旦投入使用,那将是我们国家的灾难,而目前,我们所能够控制的人里面,最接近王家权利核心的人物,只有他,也只有他,才有机会接近实验室获得研究成果。”

“还有,他身上比普通人多了一条y,也是24对基因实验生物裂变的最佳人选。目前,在我们的实验之中,他是唯一活下来的实验品,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将军表情严峻。

“将军,他就是个疯子,我觉得,我们根本无法驾驭他,他甚至于从没有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

“不不,你错了,他一样害怕死亡,他擅自去英国血族老巢寻找传说中的该隐左手,就是为了脱离我们的掌控,获得永恒的生命。”

“真会有该隐左手吗?”金发碧眼的美女好奇的问道。

“很难说,不一定有,也不一定没有,至少,教廷就有一些圣物是我们没法理解的,或许,它们是更高一个层次的科学武器。其实,我们对吸血鬼的研究,一直就没有停止。”

“还好,这次他没有抢到该隐左手。”金发碧眼的美女长长松了一口气,她对王汉朝的印象已经跌落到了最低谷。

因为与金发碧眼的美女乃是王汉朝的直接接头人,她对王汉朝的了解越来越深刻,在她眼里,王汉朝就是一个极度危险、有点歇斯底里的人物。

“王汉朝非常不好对付,不过,你放心,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王家的族长,只要他有这个追求和欲望,那么,他终究还是逃不脱我们的掌控,而且,一旦他拿到了hh0成果,他对我们的作用就微不足道,就可以启动对他的无痕猎杀了,顺便检验一下我们的秘密武器。”

“明白!”金发碧眼的美女那蓝色的眸子里面,一丝寒芒稍纵即逝。

等王蠢回到c市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

从机场回来之后,王蠢居然不知道去哪里。

因为上次在医院刺杀王汉朝的时候身上的东西丢得七七八八,不仅仅是那株植物掉了,就连从韩冰家里收刮的一些修真秘笈和学校旁边出租屋的钥匙也掉了。

想到那株植物,王蠢心头一阵滴血,那可是他好不容易培养出的一株修真者植物。

如果有传说中的须弥戒就好了!

想到这里,王蠢不禁郁闷,他现在的宝贝实在是太多了,不仅仅是有数十块四相古玉,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古董,就连苏雪那里,都还寄方着一块九鼎残片。九鼎残片不说,其它的宝贝带在身上又不安全,放在刘伯家里在使用的时候又不方便,如果能够像携带驱鬼兽小黑那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就好了

“小黑!”

王蠢身躯一震,他突然想起,上次在血族古堡里面,小黑弄了一套大黑熊的皮装穿在身上,只从有了那套皮装之后,小黑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穿着那套黑熊皮装,理论上,如果小黑身上能够把黑熊皮装带进异界,身上也就能够放下零碎,毕竟,那黑熊皮装可不是一点点的重量。

想到这里,王蠢兴奋得难以言喻,如果不是已经在c区惊世骇俗,早就召唤出小黑做实验了。

因为时间太晚,王蠢为了避免太早暴露身份,也不想打扰朝天椒她们,在附近用文静给的身份证明在酒店开了一间房。

就在王蠢在浴室里面洗澡的时候,房间里面响起了电话。

谁的电话?

王蠢莫名的紧张起来,肌肉紧绷,整个人就像绷紧的弦。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不可能会是酒店桑拿部的电话,也不可能是街头流萤,毕竟,现在这个点,已经不是“工作”时间了。

王蠢并没有接电话,但是,那电话一直不停的叫,不依不饶,大有王蠢不接电话就有一直叫下去的决心。

终于,王蠢还是拿起了电话,不过,他并没有出声。

“王蠢,是我!”电话里面响起了少年熟悉的声音。

“少年!我靠,人吓人会吓死人的。”王蠢松了一口气。

“嘻嘻,三更半夜的是,除了我还会有谁打你电话。”少年笑道。

“你如何知道我住在这个房间?”

“文静弄了三套假护照,除了给你和石小宝还能够给谁?”少年反问道。

“啊你你你知道文静的欧洲补给渠道?”王蠢脸上赫然变色。

“呵呵,对于别人来说,这是惊天的秘密,但是,对于我来说,只需要动动手指头,我可是天下最富有的黑客。”少年得意的笑道。

“如果文静知道他引以为豪的补给渠道被你知道,不知道作何想。”王蠢叹息。

“没事,我也无法完全掌握,他们很少使用现代高科技,大多采用最原始的信息交流,哪怕是我想破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那就好。对了,你最近忙啥?”王蠢问道。

“我最近一直在c市,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少年的声音里面,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之色。

“进展怎么样?”王蠢饶有兴趣的问道。

“她现在已经离不开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恐怖之旅 九阳踏天 侠影惊鸿 末世之有靠山做女王 尸神鬼仙 我的影子是食神 见诡一百法 原来蓄谋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