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最强穿越者 > 第两百一十五章 上帝瞎了【求月票订阅】

第两百一十五章 上帝瞎了【求月票订阅】(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最强穿越者更新最快!

当初,王蠢被秦始皇时代的修真者种下了种子,至此,修真者大门为他打开,理论上,王蠢也可以为许纤纤种下修真的种子.

修真者可是百邪不侵,炼化癌细胞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如果让许纤纤修真,许纤纤将进入一个她完全不知道的世界,就像王蠢所遇到的一样,修真者,植入者,鬼魂,白毛女魃,还有狼人和吸血鬼,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杀伐世界,让文文弱弱的许纤纤进入这么一个崇尚丛林法则的世界,充满了未知的风险。

但是,有什么风险超过死亡呢?

许纤纤的寿命已经只有一个多月,哪怕是回到国内让鹤年堂的丁老治疗,估计也就是多活个三年五载,毕竟,许纤纤的身体已经虚弱到药石无法治愈的地步,只有让她本人通过修真来改变体质。

通常,体质的改变是由内到外,就就像中医里面的阴阳调和一个道理,如果一味的通过外部的改变,也是治标不治本。

许纤纤的身体太过虚弱,除了她自己修炼之外,除非达到大罗金仙法力的修真者帮她重塑身体,就像当年哪吒自杀身亡后,他的师父太乙真人为了使他复活,用荷藕做他的骨骼,荷叶做他的肌肉,最终使哪吒起死回生。

当然,许纤纤和哪吒不一样,因为,许纤纤还有肉身存在,所以,她不需要外界的力量重塑造肉身,她只需要自己修炼,恢复身体器官的机能。

任何一个修真者的修炼,其本质就是激发身体的潜能,让身体变得坚韧强大,所以,许纤纤修真能够治愈疾病并不是空想。

其实,很多商贾富豪,闲暇之余,都会修炼一些简单的法门,他们并不是为了当神仙,而是让身体健康长寿。

修真世界本身就有着一个非常残酷的事实——穷人无法修真。

在修真史上,普通老百姓极少有修真者,偶尔有之,也是因为机缘巧合,但是,对于一些大门阀大世家来说,修真就像吃饭穿衣一般。

大凡一些超级富豪,寿命都相当长,他们除了得益于科学保健,其主要原因还是修真,譬如香港邵逸夫之类的存在,他们在很多普通人的眼里,就是不死的传说,很多人从小到长大成人最后死亡,邵逸夫还活得好好的,虽然他最终还是死了,但是,不得不说,他比普通人寿命长了一倍,这足以让普通老百姓顶礼膜拜.

许纤纤这样的普通女孩子,如果没有机缘巧合,根本就不可能会成为修真者。

今天,许纤纤迎来了她人生的最大转折点。

现在,?在,王蠢需要说服许纤纤修真,因为,王蠢并不是法力高深的修真者只需要动一下指头就能够为普通人种下灵气,他只是一个初涉修真世界法力浅薄的愣头青,他要为一个百病缠身的普通人种下灵气,就必须要让普通人相信修真,产生一种类似于信仰的精神力量。

“纤纤姑娘,你愿意成为修真者吗?”王蠢一脸郑重的盯着许纤纤的眼睛,许纤纤虽然精神萎靡,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极为清澈,就像一泓秋水。

“修真者是什么?”

许纤纤紧贴着王蠢强壮的胸膛,王蠢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男人气息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她很喜欢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女孩子的矜持,她很想拥抱着王蠢,她对王蠢谈不上感觉,但是,她希望在临死之前,能够感受一下恋爱的感觉,现在,她身边没有其他的男人,而王蠢,成了唯一的选择。

“能够治愈你的癌症。”

“你在安慰我吗?”许纤纤噗嗤一笑。

“咳咳??????你笑什么?”原本严肃的王蠢被许纤纤的笑声搅乱了。

“你的表情就像一个神棍。”许纤纤抿嘴笑着。

“不,我是认真的。”王蠢抓着脑袋。

“修真者是不是能够像孙悟空一样上天入地翻云覆雨?”

“可以这么说??????”

“嘻嘻,如果真能够翻云覆雨,一定要杀很多很多人。”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想法?”王蠢一愣,他无法理解许纤纤这么一个柔弱女子居然会有这种恐怖的想法。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我付出汗水和艰辛,努力的活着,却无法活得体面一点,还要受疾病折磨。而有些人,好逸恶劳,却可以大富大贵长命百岁,你觉得,这公平合理吗?”

“不合理??????”

“如果有上帝,我相信,上帝的眼睛肯定是瞎了!”

“??????”

“蠢哥,我看过检查报告,我是胃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我已经查阅了相关资料,哪怕是切掉整个胃,也活不了三个月,与其生不如死的活三个月,还不如开开心心的活一个多月。”

王蠢低头不语,他被许纤纤的话所深深震撼。

“如果有上帝,我相信,上帝的眼睛肯定是瞎了!”这句话,让王蠢有一种莫名的震撼。

许纤纤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人,因为其家庭的拖累,她的社会地位甚至于要比当初的王蠢还要低,因为,她是一个女人。

在这个世界上,男女平等只是一句空话,任何时候,女人都处于劣势的地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恐怖之旅 九阳踏天 侠影惊鸿 末世之有靠山做女王 尸神鬼仙 我的影子是食神 见诡一百法 原来蓄谋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