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最强穿越者 > 第一百零五章 校长的诱惑【求月票】

第一百零五章 校长的诱惑【求月票】(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最强穿越者更新最快!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有什么好处?”

“……”女校长想不到王蠢居然开门见山的索要好处,顿时一愣,说不出话来。要知道,作为一校之长,手底下有太多阿谀奉承的人了,只要她一个眼神,或者是一句话的暗示,很多人都会鞍前马后,像王蠢这种赤裸裸要好处的,简直是闻所未闻。

“校长大人,我只是一个保安,要我干杀人放火的事情,如果没好处,谁敢啊!”王蠢猥琐的一笑。

“谁要你杀人放火?”女校长又气又好笑。

“校长大人可是一校之长,有什么事情张张嘴,下面的人就办好了,现在找上我这小保安,肯定是有风险……”

“你刚才还说要为我上刀山下火海的。”女校长一脸戏谑的看着王蠢。

“咳咳……说说而已。”王蠢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但是,他那眼神却是没有丝毫不好意思,仿佛天经地义一般。

“你是意思是说不帮我了?”

“这,要不,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王蠢以退为进,先搞清楚状况再说,他可没有那么傻,什么都不知道就糊里糊涂的答应,万一校长让他杀姘头灭口,那可就大条了。

“帮我打败新东方武校!”女校长自然不知道王蠢内心的龌龊想法,一脸严肃,一字一顿。

“打败新东方武校!”王蠢心脏突突的跳。

“是的。”

“校长大人,你当我是蜘蛛侠,新东方武校可是有师生几千人,我一个小小的保安,如何打败他们?”王蠢按捺住心中兴奋,装出胆怯之色。

“我可是看过你在校门口斗殴的视屏,没看出你害怕的样子。”女校长冷哼一声。

“……”王蠢想不到女校长居然看了监控,顿时哑口无言。

“现在新东方武校给你下了挑战书,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你一定要赢,如果你赢不了,我就开除你!”

“你威胁我?”王蠢一愣。

“是的,我威胁你。”女校长明亮的眸子盯着王蠢,一脸坚决之色。

“哇……我好怕啊,我要丢掉一份保安的工作了,哇……我明天就会饿死,我好害怕啊……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开除我,我上有老下有小……呜呜……校长大人……行行好……”

王蠢站起,走到女校长身前,一把握住女校长的手,痛哭流涕的哀求。

“松手……松手啊……有话好好说……”女校长被王蠢搞得慌了手脚。

“臭娘们,你当老子干的是年薪百万的工作,居然还威胁我!”王蠢突然脸色一变,翻脸不认人。

“你……”女校长想不到王蠢会突然翻脸骂人,她身份尊贵,何曾被人骂过,顿时一脸通红,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开除我吧!”王蠢大步走到门口,一脸嘲讽的看着女校长。

“王蠢。”女校长颓然坐下,她终于明白,这猥琐的家伙一直都在调侃她,先是一句一句“校长大人”把她捧上天,其实,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心上。

“不用劳动校长大人开除,我回去之后就辞职。”

“不是的,我们……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

“早就应该这样嘛,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是女人,知道不?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王蠢得意洋洋的坐到椅子上。当女校长说要王蠢帮忙的时候,王蠢就吃定了女校长。

“女人应该什么样子?”女校长对王蠢的态度很不适应。

“女人要贤惠,要温柔,要进得厨房上得厅堂,床上……”看着女校长不善的眼神,王蠢很自觉的闭嘴了。

“帮我打败新东方武校!”女校长一字一顿,仿佛与新东方武校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一般。

“我要知道原因。”

“你不需要知道。”

“那你开除我吧。”王蠢作势欲走。

“等等……好吧……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新东方武校的校长是我的前夫……”

“吴万国那个老家伙?”王蠢睁大眼睛盯着女校长那凹凸起伏的身材,邪恶的幻想着这个美人儿被压在一具枯槁的躯干下面。

“他儿子。”

“这还差不多……好吧,我不管你与前夫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是老问题,我有什么好处?”

“你……”女校长气得吐血。

“校长大人,皇帝都不差饿兵,你总不能让我免费为你单挑一座武校吧?”

“我……我没有什么好处给你,如果我给你钱,那会构成违法事实。”女校长摇了摇头。

“喂喂,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王蠢依然不死心。

“我真没……要不……要不这样……”女校长脸上一红。

“怎么样?”

“如果你打败了新东方武校,我给你追求我的机会。”女校长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不觉得我小了?”王蠢调侃道。

“你到底答不答应?!”女校长恼羞成怒,愤然站起。

“答应答应。”王蠢吓了一跳。

“那就这么说定了。”女校长恨恨的盯着王蠢,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为了打击新东方武校,居然对一个小小的猥琐保安采取色诱的办法。

“好好,就这么定了。我走了。”

王蠢感觉女校长到了暴走的边缘,不敢久留,开门一溜烟的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恐怖之旅 九阳踏天 侠影惊鸿 末世之有靠山做女王 尸神鬼仙 我的影子是食神 见诡一百法 原来蓄谋已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