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五五中文网 > 最强穿越者 > 第六十六章 无耻依旧【求月票】

第六十六章 无耻依旧【求月票】(1 / 2)

     天才一秒记住「五五中文网」地址:www.55zw.cc  最强穿越者更新最快!

“臭娘们……”就在王蠢嘀嘀咕咕暗自诅咒吕娇的时候,穿得密不透风的吕娇打开房门朝王蠢走了过来。眼看着吕娇走过来,王蠢大惊,连忙提醒,“小心!”

“什么……啊……”

“扑通”一声,吕娇被客厅里里面一根贴着地面砖缝隙的透明鱼线给绊了个正着,发出一声尖叫,一个嘴啃泥,生生的摔在地上,然后,鱼线带动了家具,噼里啪啦,家具上面的瓶瓶罐罐掉了一地,到处都是玻璃渣子,仿佛被千军万马蹂躏一般。

王蠢连忙冲过去,把吕娇抱到沙发上。

吕娇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嘴巴上磕了一个大包,万幸牙齿没有掉。

“哎呀,你有不是不知道这屋子里有机关,还乱跑。”王蠢恶人先告状抱怨道。

“……你……你还说……”吕娇想骂王蠢,奈何一张嘴,嘴巴就疼得要死,只能死命的锤王蠢的胳膊。

“你躺这里别动,我给你弄块冰消消肿。”

王蠢站起,小心翼翼的在地上穿行,到达冰箱,取了冰后,又小心翼翼的回到吕娇身边,把冰块递给吕娇后,开始收拾地上的玻璃渣,重新设置陷阱。

“王蠢,我要回家。”看着王蠢小心翼翼的设置陷阱,吕娇突然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嘤嘤的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你走了,我怎么办?”王蠢最怕女孩子在他面前哭,顿时手忙脚乱找纸巾,帮吕娇擦泪。

“你……”吕娇抽泣着,没有听懂王蠢的话。

“人可是我杀的,如果你走了,我怎么办?他们很容易就能够查到我身上,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你来诱使他们堕入我们的陷阱,如果没有了你,他们就会直接针对我……”

“王蠢,我只是说说,事情因我而起,我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的。”

“够义气……噗嗤……”王蠢看着嘴巴肿得像香肠的吕娇,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吕娇一脸狐疑。

“没……没……没笑什么……”王蠢连忙摇头。

“把镜子给我。”王蠢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出卖了他,吕娇对王蠢的行为再熟悉不过了,他如果一本正经的时候,往往不会有什么好事。

“没事,不用照。”

“给我!”

“真没事……”

“给我!”

“好吧……”王蠢取了一块小镜子递给吕娇。

“啊……王蠢,我要杀死你!”

看着镜子里面肿得像香肠的嘴巴,吕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然站起,冲向王蠢。

“别过来……”

王蠢的警告迟了,吕娇张牙舞爪的扑在他身上的一瞬间,沙发猛然一下翻了过来,旁边的酒柜,也连锁反应,轰然砸下,死死的压在了沙发之上,仿佛地震一般。

吕娇整个人都吓呆了,看着压在身上的王蠢不出声。

“我警告过你的。”王蠢叹息一声。

“怎么办?”

“……如果没有人救我们,我们会被饿死在这里。”王蠢叹息了一声。

“啊……我可不想死。”吕娇拼命的挣扎,可惜,王蠢的身体就像一座山一样压得她一动不动,更别说王蠢背上的沙发和沉重的原木酒柜。

“你别乱动好不好。”王蠢感觉到身下的娇躯扭动,顿时浑身燥热。

“你快想办法啊,我们会死的。”吕娇那里知道王蠢满脑袋的坏水,一边挣扎一边催促道。

“没用的,我设计的陷阱是对付敌人的。”王蠢一脸痛苦的表情,“其实,如果我没有受伤,倒是可以搬动这沙发和酒柜,但是,我的脊椎骨断了,没法使劲。”

“啊……不会吧。”吕娇吓了一跳。

“没事,暂时还不会死。”王蠢硬是憋得一脸通红,看起来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报警,快打电话报警。”

“电话拿不到。”

“啊……怎么办啊,不行,不行,你需要医生,王蠢,振作起来,我们一起用力,我们能够脱困的,一定能够脱困的。”吕娇用双手捧住王蠢的脸颊,鼓励道。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好好的时候,都被女朋友甩了现在脊椎骨断了,成了个残废,恐怕下辈子都不会有女人喜欢我了。”王蠢一脸伤感,令人催人泪下。

“王蠢,你别胡思乱想,你不会有事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肯定能够治好你的脊椎骨,你要坚持住,我们一起努力。”吕娇突然变得坚强。

“我一直想吻你。”王蠢深情的看着吕娇。

“吻我吧。”吕娇使劲的点头,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唔……”

王蠢等的就是这句话,毫不客气的吻上吕娇那肿胀的嘴唇,舌头攻城略地,吕娇生怕王蠢熄灭生存的欲望,不敢拒绝。与此同时,王蠢的一双手,在吕娇身上肆无忌惮的揉捏了起来。

“唔……唔……放开我……放开我……你骗我,王蠢,你骗我……”吕娇突然清醒过来,知道上当,激烈的挣扎,避开王蠢的大嘴,歇斯底里的大叫,手脚更是疯狂的乱踢乱打,就像一头暴怒的母狮。

“喂喂,别激动别激动,我们马上出去。”

王蠢似乎知道自己闯祸了,慌忙松开吕娇,推开沙发,扶起吕娇。

被扶起的吕娇一脸惨白,默不作声的进了房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热门推荐
恐怖之旅 九阳踏天 侠影惊鸿 末世之有靠山做女王 尸神鬼仙 我的影子是食神 见诡一百法 原来蓄谋已久